德赢vwin娱乐
  咨询电话:18592520288

vwin德嬴手机客户端

美国日益加剧的政治两极分化将走向何方?选举|政治|民主党

    看|美国的政治两极分化会走向何方?渲染:两个美国人之间的对抗和特朗普现象不再是美国政治的意外,而是反映了美国政治持续两极分化、社会日益破碎的反映:两党之间的对立促进了政治两极分化。两党继续向极右和极左发展,共同加剧了美国政治的严重撕裂和对立。三元化激进的不可调和的趋势:政治极化还是陷入“恶性循环”。没有新的、有效的变革,当前美国政治和社会生态的趋势将不可避免地加剧。在中国,八年后,民主党赢得了众议院的多数席位,而共和党则保留了参议院的多数席位。公众舆论普遍认为,这次选举是特朗普政府的“全民公决”,也将对美国的政治生态和2020年的总统选举产生深远的影响。自特朗普当选以来,美国的政治两极分化和社会分裂日益突出,在中期选举中达到高潮。如果说特朗普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获胜有点出乎意料,那么中期选举的结果清楚地表明,特朗普现象不再是美国政治的“意外”,而是美国政治持续两极分化和更加破碎的社会的反映。民主党原本希望把目光投向共和党的传统选区,但选举结果显然没有达到党的预期:“蓝波”没有变成政治海啸,“深红国家”保持稳定。尽管共和党在众议院失去了30多个席位,但在参议院的优势进一步扩大,席位增加幅度是1962年以来最大的。特朗普在Twitter上吹嘘说“在过去的105年里,只有5位现任总统赢得了参议院中期考试。”选民投票率和竞选开支都增加了,这也反映了选举不同于过去。大约有1.14亿选民投票,比2014年的中期选举增加了3000多万;投票率达到49.2%,为19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学教授迈克尔·麦当劳(Michael McDonald)说,空前的高投票率主要归因于特朗普。据美国反应政治研究中心(CenterforResponsePol.sResearch)统计,两党在中期选举上的支出都超过了52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其中,金融巨头索罗斯投资超过1500万美元,而前纽约市长和亿万富翁彭博社则向民主党注入了1亿多美元。利益集团和议员的结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直接和紧密。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等枪手团体将97.9%的资金投资于共和党,而环保团体则将95.7%的资金投资于民主党。利益集团与特定政党之间关系的公开在美国以往的选举中是罕见的,这进一步表明建立政治共识的难度越来越大。从议题设置来看,两党在选举中的主要议题几乎没有重叠,两党选民的优先考虑事项也没有重叠。10月29日,美国公共宗教研究所发布了一项名为《党派两极分化时代领导的特朗普》的调查,调查显示,美国选民不仅在讨论如何处理一个特定问题,而且在优先处理哪些问题上意见不一。民主党选民优先考虑医疗费用、扩大贫富差距、枪支管制和种族不平等;共和党选民优先考虑经济、国家安全和移民问题。调查还发现,两党的选民对彼此的阵营都持高度负面的看法,他们对特朗普的看法往往更为两极:82%的共和党选民对他持肯定态度,79%的民主党选民对他持否定态度。从认同和文化意识的角度来看,两党选民的差距也在不断加深。总的来说,两党基本上延续了2016年的选举局面。民主党在年轻选民、妇女、少数民族、受过高等教育的城镇居民中的投票率有很大领先地位,而共和党在中老年人、男性、白人和低文化人群中占主导地位。《华尔街日报》将中期选举描述为城乡对抗,一种“两美对抗”。双方的对抗超越了政治范畴,向社会层面传播。选举前,美国发生了两起恶性的政治暴力事件,一是“包裹炸弹”,二是“犹太教堂枪击”,使选举气氛十分紧张。关于任命卡瓦诺法官和移民大队的争端继续在不同性别和种族的人之间造成断层,这助长了对抗和敌意,表明本已严重的社会裂痕正在迅速恶化。升级:两党对立促进了政治两极分化。当前美国的政治两极分化是诸多复杂因素长期相互作用的结果,其中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政治两极分化。以民主党和共和党为代表的政治集团不仅在一系列观点和政策倾向上存在很大差异,甚至到了不相容的地步。与2016年相比,两党的两极分化程度也进一步加深。共和党人进一步表现出极端立场和反制度的倾向,“特朗普”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在党内初选中,特朗普在各级支持的50名候选人中有48人被党提名,甚至一些主张白人至上的“另类右翼”候选人也可以被特朗普提名。相反,曾几何时,能够呼吁风雨交加的党内制度主义者迅速垮台,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和其他重量级人物主动放弃选举,以维护他们的尊严。共和党的“特朗普”是指党内有政治人物在意识形态上支持特朗普,并且在风格上追随特朗普。有些甚至“特朗普就是特朗普”。例如,Ron Desantis,他已经在佛罗里达州竞选名人已经很长时间了。共和党选民开始把政客们是否支持和捍卫特朗普作为衡量他们在政治观念上是否足够保守的关键指标。特朗普主义逐渐成为共和党的主导思想。民主党也有类似的极端主义和反体制倾向,这与共和党的“王牌”倾向,即所谓的“桑德斯”倾向几乎同步。这反映在民主党“身份”的加强,即性别和种族意义上,以及招募妇女、少数民族甚至LGBT(性少数,指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候选人。在这次选举中,民主党提名了210名各级女性候选人,创下了历史纪录;133名少数民族候选人,众议院第一位穆斯林女性议员;民主党候选人贾里德·波利斯成为美国第一位公开“走出内阁”的同性恋州长。此外,极左派不断挤压民主党的机构党派。白宫经济咨询委员会10月23日的一份报告警告说“社会主义正在美国政治话语中卷土重来”。Alexandria Okasio-Cortes是桑德斯前竞选志愿者,公开支持民主社会主义,是民主党“极左”派的代表。她在纽约州击败了宪法规定的长辈,并在这次选举中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女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预计将代表民主党参加2020年的总统选举,也被认为是该党“极左派”。11月19日,16名民主党人发出集体信件,反对佩洛西被任命为众议院议长,这表明,建立派系与极左派之间的矛盾正在加剧。两党分别在极右和极左方向上继续发展,共同加剧了美国政治严重分裂、对立、孤立、不妥协的“部落化”趋势。所谓“部落化”是指由于性别、种族、种族、民族、地域文化、阶级凝固、甚至性取向等无法或无法改变的身份标签,参与政治的基层选民产生不同的政治观念和行为,从而形成政治取向的过程。隔膜对立,不能相互合作或妥协的群体。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桑德斯”,都不利于消除分歧,而是将进一步导致美国政治、社会在种族、宗教、阶级、性别等维度上的严重分裂、对立孤立和妥协失败。特朗普上台后,不仅没有试图治愈社会上各民族之间敌对心理的创伤,反而加剧了敌对心理。特朗普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强调美国利益优先,对移民问题采取了非常激进的态度。所有这些都加剧了美国的党派斗争,从而助长了政治两极分化。激进的:政治两极分化或陷入恶性循环。2018年的中期选举被广泛认为是2020年总统选举的预演。没有新的和有效的变化,美国当前的政治和社会生态将不可避免地变得更加极端和激进。共和党在众议院的挫折可能会使特朗普更糟。他认为,他和共和党都无法通过吸引温和的中间派选民来弥合美国的社会鸿沟,赢得选举,所以他更加依靠传统的“深红国家”通过奉承基本面来赢得支持,他的立场也越来越极端。特朗普废除“出生公民”问题的方法预示着他在未来两年中可能的策略:直接通过社会媒体制定公共议程,并继续掀起一波类似体育运动的运动,争取2020年大选。为了继续共和党的“搭便车”,特朗普的趋势将继续。为了扩大基本市场,民主党可以继续“左转”,多元化和“极左”的趋势将继续。随着左翼政治势力的进一步整合,桑德斯、沃伦等极端左翼的代表可以领导民主党的政策和路线。随着身份政治重要性的进一步提高,未来两党之间的竞争将越来越与肤色、性别等生理特征有关,这必然导致美国政治向民族政治的发展。政治两极分化还会加剧政府与法院之间的争端和政治僵化,反过来又会促进两极分化,加速恶性循环。控制众议院的民主党宣布将尽最大努力为特朗普本人及其执政团队制造问题,例如要求特朗普披露他的纳税申报表并继续进行“俄罗斯门”调查。此外,特朗普政府还将努力进行制衡,如第二阶段的税制改革、医疗保健改革、移民政策等。预算和人员的任命和撤离也很困难,联邦政府可能面临“关闭危机”。所有这些都可能增加人们对建立派系的不满,使极端势力更加强大。在中期选举之后,特朗普亲自打电话给民主党众议院领袖佩洛西,接受了后者关于跨党派合作的呼吁。这一罕见的举动也显示了在当前美国政治气候中寻求共识与合作是多么困难。政治两极分化大大增加了国会中“党派投票”(一个政党的大多数反对另一个政党的大多数)的比例。国会议员已经按照党的路线排队。中间的温和派几乎消失了。民主政治所依赖的妥协被认为是“背叛”。这种局面叠加了美国的多重权力下放和制衡制度,以及这个制度中存在的多种“否决型角色”,导致了福山所谓的灾难性的“否决政治”。两党都要搞无节制的阻挠主义,互相批评的风格和手段会越来越不文明,甚至越来越肮脏。多数党通过主要议案的唯一途径似乎是在规则的限度内,通过各种手段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对方。但通常情况下,由于双方无法弥合在预算、税收、社会保障、移民、环境等问题上的差距,立法陷入僵局,这将从根本上削弱美国政府的治理能力和政治信用,甚至可能使美国政治体制陷入尴尬境地。部分瘫痪一段时间。LW。作者:《中国青年报》,《美国中央联邦概况》主编:张沈